叶亲亲。

“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。”





叶南乔,1个社恐的普通人罢辽。

钱鍾书尖酸而严歌苓残忍,《围城》是滑稽戏而《陆犯焉识》是叙事诗。……归根到底都是毫无用处的好人,说陆焉识是有文化的方鸿渐并不过分。只不过方欲接近世俗又欲逃离,陆自以为自己的本事能容自己清高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 )

© 叶亲亲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