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亲亲。

“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。”





叶南乔,1个社恐的普通人罢辽。

他无知无觉地留着自己的伤口发炎流脓,直到一只叫徐西临的小猫隔着白衬衫舔了舔他的疤痕,钝意如冰释般漾开,迟到了多年的痛和热烈的爱后知后觉地涌来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叶亲亲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